那些爱我的你们都在我曾经拥有的地方


我总能在下雨天找到你,在雨水醒来的那个地方。
我的记得很清楚,你说你讨厌阴天。它让你变得失落,没有安全感。
在阴天的时候你会格外地需要一个拥抱。
而下雨的时候你就躲了起来,只有你爱的人才能找到你。
现在你会和他一起在雨天拥抱吗?


多少年过去这座城市里的我依然停留在那里,
那次分别之后我有不只一次回到过你在的城市。
我坐在车里路过一条条一起走过的路。
那年郁郁葱葱的林荫道被开发成了布满霓虹灯的商业街。
当时我在想:“我在这里,你在哪儿。”
当和你的记忆只剩下一点点。我们都飞快地奔向明天。


当你出现在我熟悉的背景里,旁边却没有我的身影。
你还会不会再回来?我还会不会再回去?
有些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结束的又太仓促。
看着照片捕风捉影地回想在一起的日子,又有多少回忆被换了色。


有一次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,街道上都积满了雨水。
你我站在街的两对面,中间积水的马路像是一条河。
你撑着黑色的英式长柄伞,穿着黑色高跟鞋和宝蓝色的长裙。
我冒着雨向你走去,然后背起你过马路。你安静地靠在我的背上。
如果爱情就是这么简单,那该多好。


那些爱我的你们都在我曾经拥有的地方,
现在你们会在谁的身旁,听谁说着甜蜜的情话。
那些我说到却没做到的诺言,算是我说的谎。
我感激你们的遗忘和原谅,感激你们曾经属于我。
时间像风一样,一晃而过很多年。





2011/07/03 00:23 | 麻醉机COMMENT(4)TRACKBACK(1)  TOP

别走远了



但作为人,即使已然成为高尚、出色的存在,尚无法在经济上自立的话,也同样徒劳。
— 竹久梦二(1933)



好像不去怀念什么,就写不出什么东西。就一直呆呆地坐在电脑前,听着音乐浪费时间。

是真的不想再写那么多怀念的文章了。总是拘泥于过去的感动和因失去的哀伤,人又怎么会成长呢。



一个理想主义者,应该是乐观的吧。向上的,抱着一颗温暖的心在路上。

而总是悲观和颓废的我又让多少人失望过呢。

我因胆怯不敢说出的话又让多少人失落过呢。

或许一个也没有,那些爱过我的人却都有着和我相反的理念呢。

亦或许有很多,只是他们在我身上看不到一点会发光的希望。



有时候我在想,我是不是该改变自己做一些让大家都能满意的事情呢。

按佛洛依德的理论,每一个人都有三个人格。每一种想法都是三个人格搏斗过的结果。

那么在我身上,好像有一个人格一直保持着不败的记录呢。

妥协,好像是我最难做到的事情。




写在文章开头,摘自竹久梦二日记里的那句话。看起来是不是很没有理想主义者的气质呢。

或许,我只是个伪理想主义者。

我只是披上这样一层光亮皮来掩饰自己那些排斥大流的狭隘的心理。

一个人一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,不违背任何社会道德契约。理想主义者都是这样坚挺地在努力的吧。

哪怕经济上身无分文自己在人格上也依然坚持干净。

这是我想的吗,这当然是我想的。

但我也坚持梦二的这番话,因为一个自立的人,首先该用能力去做到的还是经济自立吧。

如果不是赶上了一个破时代和一个破国家的话。

但也不排除,这句话来自于梦二自尊心怂恿写下的话。

和我现在在自尊心被羞辱下失去理智地支持这句话。



那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都是敢爱敢恨的吧,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愿意欺骗别人就更不会去欺骗自己。

可是我又总是对自己撒谎。有一个小兔子跟我说,有些自我鼓励的谎言是善意的。

我心里是很赞同的。但是在我脑子里的道义上说不过去呢。

就像是死刑一样,用法律杀人和行凶杀人都是杀人。都是错误的。好像比喻的有些远了。

或许我脑子里的道义上不接受这一点,更多的是希望自己能够真正的坚强和勇敢的面对吧。

而除了对自己撒谎,我偶尔也会在回答的时候撒谎。不过朋友们都大可放心,我都是善意的。

大部分,都是在被问起的时候被动说的谎言呐。如果不是当面,我是会犹豫一阵的。

是身体里的那三个人格在搏斗吧。

兔子说一个人如果连面对爱情都很理智,是很可怕也很可悲的。

那我肯定是又可怕又可悲,又不可怕又不可悲的。

又是脑子里的道义和心里的对抗。





你知道么,我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。那是很大的责任。

别走远了,让我看不见你。那样,我也会走远,看不见自己。








2011/05/24 00:43 | 麻醉机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TOP

错过





[我]

四点前已经习惯性地睡不着,
看四月的动画新番。听Issac Shepard的钢琴发呆。
晚上总是比白天有神气,一旦回想起一些事情。



[你]

你是我都未有拥抱过的爱人。
不过也只是我爱着你而已。

手放在键盘上脑子里不断构思语句,
想来想去都是那些写过无数次的句子和道理。
生活不是这么简单,发现自己认识的只有如此浅薄的一点。

若疲倦了就让我忘记你一阵子,
去书里演绎几个角色,去其他人的世界里生活一会儿。
我的生活中不能总充满你的影子。

你的脑子里有多少关于我的,
我的脑子里曾记着很多你的动作和表情。
那些动作被刻在那些场景和气氛下,
时常有相似的场景我就会想起你。

长久不见就总想以新姿态出现在你的面前,
可是无论怎么改,却一直不是我所想的,想你也是如此认为。

有时候想在你面前缓缓道来这一些情感,
可是我是多么漂浮不定的一个人呐。
你是我不想去触及的纯洁。




[她]
我不敢回首过去,
留在回忆里的她披着浓厚的色彩。
你们都是我选择错过的爱人,
并错此一生。





2011/05/04 00:27 | 麻醉机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TOP

念叨


每个人的长大都要告别重要的人,哪怕多么想把她留下。
或许是她先忘了自己,或许是自己先忘了她。
当知道她有了新的依靠时并没有那么大度地去祝福他们幸福,
这或许是留给自己任性的最后资格。

一个要继续活下去的人,不能总在过去里伤感。
自己告诉自己,只要不去想一切就都过去了。
或许过了很久都没有什么改变,但选择去忘记的人,是自己呐。


2011/04/25 02:59 | 日志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TOP


突然从忙碌中抽离出来,陷入一段盲目的生活,连续数小时的游戏,游戏,游

戏。
总是无法静下心去做什么,总是在向生活索要,总是在强迫自己集中。
结果,竟然病倒了。

我的人格定义是真的很复杂。也是真的很飘忽。
像个机器一样活着,像个机器一样活着,像个机器一样活着。

一个人无法主宰自己,被周遭不断发生的一切所牵扰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实吧。


2011/04/25 02:26 | 麻醉机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TOP

 | BLOG TOP |  NEXT»»